笨嫂阿巴斯说过巨蟹座的生命里永远有一座大力神杯

巨蟹座是夏天开始的第一个星座,也是十二星座里最暗的一个星座,象征人类内在潜能和灵魂,出生日期为6月22日至7月22日。每一届的世界杯都在盛夏举行,为期一个月的赛程,如果按照星座计算,无一例外是始于双子座,止于巨蟹座。

从小组赛到淘汰赛,出局者将越来越浓郁的悲情笼罩着巨蟹座,而大力神杯被托起的那一时刻也属于巨蟹座。巨蟹座足球巨星中曾经托举过大力神杯的是法国队的齐达内,数次与大力神杯擦肩而过的是阿根廷队的梅西。

2018年6月30日晚上22:00,阿根廷对阵法国队,笨嫂早早就等在电脑前,笨哥疏忽大意没有调对央视频道,等到网络广告放完,球赛已经开始三分钟了。笨嫂把对笨哥所有的不满都写在了脸上,对于非球迷笨嫂来说,她看重入场式甚于整场比赛。

巨蟹座的人在月光照耀下诞生。巨蟹座的一个长处是他们有着哲学的思考力,有一种天生的宇宙观,他们的思考往往带有人性化的关怀,带有一点儿伤感滋味、富有内涵和情节的音乐会使他们的想象力翻涌不停,一场有悲伤感的足球赛也不例外。

当晚未满19周岁的姆巴佩射入两球,制造一粒点球,已过31岁生日的梅西只助攻了两粒进球。孤立无援的梅西被群星璀璨的法国队4:3击败后再次被排挤到大力神杯之外。电视转播的镜头先给了欢呼雀跃的法国队的小伙子们,定格在了落寂的梅西身上。这个夜晚,所有希望梅西能大放异彩的球迷都成了巨蟹座。目睹姆巴佩过来安慰梅西的场景,巨蟹座们开始陷入深思:一颗新星的冉冉升起,是否就意味着会有一颗旧星坠落?生死交替已经如期来临了吗?

巨蟹座的王家卫最喜欢合作的男影星是同为巨蟹座的梁朝伟, 自1990年《阿飞正传》起,梁朝伟与王家卫一直保持着亲密的合作关系,两人合作的电影包括《阿飞正传》、《重庆森林》、《东邪西毒》、《春光乍泄》、《花样年华》、《2046》、《一代宗师》等。事实上,王家卫导演的电影长片中,只有《旺角卡门》、《堕落天使》、《蓝莓之夜》没有梁朝伟出演。两人合作了28年,选择了在6月22日宣告结束合作关系。巨蟹座玩什么都很巨蟹座。

1990年6月21日伊朗西北部发生了里氏7.3级的大地震,大约5万人失去生命,其中包括2万名儿童。这件大事触动了生于1940年6月22日的阿巴斯,5个月后阿巴斯以一位导演寻找家住地震中心的小演员的经历为蓝本,开始拍摄《生生长流》。故事描写沿途所见到的居民的生活以及由此引发的思索和领悟。影片获得1992年法国戛纳电影节罗西里尼人道主义精神奖、金摄影机奖。该片与阿巴斯同样获得极高国际声誉的《何处是我朋友的家》及之后的《橄榄树下的情人》组成“村庄三部曲”。

阿巴斯的电影一直都富于诗意与深思,而刻意避免情绪的激烈起伏。这样的创作态度,充分地表现在这一段对于加拿大电影学者的响应:“音乐本身是一种完整的艺术。它很有力,也深入人心。我不敢在自己的电影中和音乐抗衡。我不愿意这么做,因为音乐充满着情绪的能量与负担,而我不愿意将这样的能量与负担施加到观众身上。音乐撩拨观众的情绪,让他们振奋或悲伤,就像旋转烤肉架那样地把观众的情绪一会儿拉高,一会儿压低。我太尊重我的观众,因此不愿意那么做。”

阿巴斯的电影能让人看了昏昏欲睡,似乎他的电影是专为巨蟹座们准备的。喜欢了解事物真相的巨蟹座们面对一层层剥开的生命真相,兴奋异常,毫无睡意。

1990年的夏天,不管是巨蟹座还是双子座,所有的星座都兴奋异常,毫无睡意,那一年的意大利之夏席卷出来的热浪至今无法超越。那一年的开幕式入场惊艳到了所有中国的球迷。

而那一年的绿茵球场上没有法国队,他们没有获得意大利之夏的入场券。那一年有一支球队最后一次叫苏联,有一只球队叫南斯拉夫,还有一支球队叫捷克斯洛伐克,最后夺冠的球队叫西德(联邦德国)。那一年决赛的两支球队队长一个叫马拉多纳,另一个叫马特乌斯。当马特乌斯捧起大力神杯时,马拉多纳哭了,那一年马斯切拉诺6岁,肯定也哭了。那一年梅西3岁,应该只是把嘴巴张得大大的。

那一年阿巴斯亲眼看到一个大地震的劫后余生者在瓦砾中找到电视天线,用受伤的手重新架起来。于是在《生生长流》中有这样一个片段:一个临时避难所里,有个男人正在安装天线,为了收看当晚的世界杯。“导演”不解的问他:地震死了那么多人,你怎么还有心情看比赛?那个男的说,我家里也死了人,可地震四十年一次,是上天的安排;可世界杯四年才一次,错过了岂不可惜….

2018年俄罗斯世界杯,伊朗人来了,意大利人却错过了,这是他们参加世界杯60年来第一次缺席。那一年的世界冠军、上一届的卫冕冠军德国队带着18000升啤酒,700公斤香肠,和300公斤土豆浩浩荡荡地来了,但是他们创历史记录地居然小组赛就被淘汰了。他们惨败的原因据说是不团结。笨嫂说,如果德国人少带点啤酒多带些合一茶也许命运就大不一样了。

历史上最不团结的人绝不是日耳曼人,而是斯拉夫人。意大利之夏后,苏联解体成为俄罗斯、乌克兰等15个国家,南斯拉夫解体为克罗地亚、塞尔维亚等6个国家,捷克和斯洛伐克分了家。笨嫂说,政治这东西她不懂,她觉得如果大家愿意坐下来喝一杯合一茶,也许就不会那么快就分家了。

笨嫂把问题想得居然这么简单,显然不是巨蟹座的。笨哥于是准备了一部电影让笨嫂好好学学。笨嫂坐在电脑前,不断地问什么电影,什么电影?笨哥就是不回答,阿巴斯也不回答。那个开路虎车的中年男人占据了画面整整十分钟后,阿巴斯才授意字幕组打出五个字《樱桃的滋味》。看一场《樱桃的滋味》有足足十分钟的入场式。笨嫂,这样的巨蟹座风格你能接受吗?

《樱桃的滋味》片长95分钟,相当于一场足球赛外加补时。笨嫂问笨哥,《樱桃的滋味》你看了几遍了?笨哥没有回答。笨哥从来不会重看一场球赛,但是阿巴斯的电影可以重复观赏,即使眼睛闭上,场景画面依然可以流畅地重现。

评价阿巴斯,总绕不过法国导演戈达尔的那句“电影始于格里菲斯,止于阿巴斯”。 2017年7月4日,阿巴斯溘然长逝。他无比忠诚于他的星座,生于巨蟹,止于巨蟹。

笨哥的回答是:梅西1987年6月24日生于阿根廷。迈克尔·杰克逊的舞步止于2009年6月25日。圣埃克苏佩里1900年6月29日生于法国里昂。黄家驹的歌声止于1993年6月30日。四年后的世界杯舞台,梅西还会回来的。巨蟹座对自己真正想要的东西是宁愿失去钳子也不愿放弃的,他缓慢、持久地满足自己的渴望和需求,无论是财富还是大力神杯,只要变成了他的目标,几乎没有什么能让他停步的。

Leave a Comment